in

素人也可以喚起的海洋運動 — 吳祖祥 鯊魚哥

你可以為海洋貢獻比你想像的多

被大家暱稱鯊魚哥的吳祖祥,是台灣近幾年來相當活躍的海洋議題推動者,除了一開始禁止魚翅買賣的連署活動,再到澎湖南方四島連署倡議,2018年更直接以行動來支持澎湖南方四島海洋議題,成立澎湖南方四島保育協會,一路走來的無償付出,不僅是希望讓更多人關注海洋議題,更是對台灣政府官僚體制的無言陳訴。

至今24年的潛水經歷,與其他人透過教學課程來取得潛水執照方式不同,本身是在海軍服役的他,曾在海軍救難艦擔任救難長,團隊中都是一流的水下作業人員(出身於海軍救難大隊的專業潛水員),當時尚未潛入海中的他,值勤於海軍艦艇巡弋海疆,對於海洋的印象僅止於海水的湛藍。

鯊魚哥 澎湖南方四島
學習潛水後,發現水下世界真的很美

因為某次因緣際會之下,他在海軍救難大隊接受潛水訓練,從此之後便深深的愛上這項運動,但台灣早期潛水資訊相當封閉,雖然在軍中接受完整的技能訓練,但他的學科理論基礎,則是透過一位來自國外的潛水教練,才得以補足他在潛水理論缺口。在這麼多年的潛水經歷之中,他也曾親眼目睹令他感傷的一幕,再一次前往綠島滾水鼻觀賞鎚頭鯊的潛旅中,同船一位潛伴在結束潛水登船後,不幸往生,雖然自己已有相當豐富的救難經驗,但還是感到對比遼闊大海人類的渺小。

在24年的潛旅經驗中,他很感嘆的分享台灣海洋資源逐漸凋零的現況,至綠島滾水鼻潛點欣賞鎚頭鯊是他經常規劃的行程,但從2000以來,鎚頭鯊的目擊數量卻從50隻慢慢遞減,近年來甚至有可能一潛中完全無法看到鎚頭鯊。台灣本島的墾丁除了保育區以外,水下生物的數量與種類也相當匱乏。

希望可以盡點心力做一點改變,很不希望未來在台灣潛水只能拍一些不能動的、不能吃的生物,雖然台灣四面環海,但想看生物只能到花錢國外欣賞。

他行動的第一步,鎖定潛水員喜歡觀賞的明星物種–鯊魚,一開始僅是透過臉書社團來呼應身邊的親朋好友,只要自己小小的舉動,就可以減少鯊魚的死亡,直到當年環保署長出席廠商魚翅宴招待,讓他意識到如果還停留在臉書社群,對於自己想要傳達的理念是沒有實質助益的。於是他在『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發起了人生第一次的網路連署活動『禁止魚翅買賣!重罰『割鰭棄身』!禁止買賣停止殺害!』。在時間截止前他成功募集5,163筆的連署附議,並開啟了與政府面對面溝通的一扇門,卻是讓他陷入更灰心的開始。

鯊魚哥 澎湖南方四島
因為連署活動而有機會與公部門召開協作會議,讓他了解成立協會的迫切

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只要達成附議門檻後,便會責成相關單位與提案人、利害關係人共同討論此議題,但在協作會議上,他卻充分的意識到政府對於海洋議題的多頭馬車與官僚心態,是扼殺台灣海洋最後一根稻草。譬如潛水員們常常希望政府遵循國際公約的規範,將某些物種列入禁止捕撈的保育名單中,如鬼蝠魟、雙髻鯊等,但政府往往以「尚無足夠的科普調查資料」來推拖帶過,問題一樣懸而未解。

這樣的問題一樣重現在鯊魚哥的第二次連署活動『澎湖南方四島國家公園東西吉廊道海域劃設為完全禁漁區』上。第二次連署鯊魚哥得到6,157筆的連署附議,也同樣由政府單位召開協作會議,但在會議上卻出現一些奇特的利害關係人,譬如澎湖近海協會、鄉民代表、漁會、海釣協會,澎湖潛水協會等,這些協會其實與自己意見相左,如果在會議上需要表達聲音或投票,在沒有任何單位背景的後援之下,聲音很容易被抹去。於是在召開協作會議之後,鯊魚哥希望用更具體的行動來支持澎湖南方四島,便如火如荼的著手進行成立澎湖南方四島保育協會的相關作業。

保育的聲音很小,下次政府要再討論政策的時候,還是原本的這群人來討論跟制定。我們要組織一個團體,把有相同理念的人聚集起來,待政府未來進行通盤檢討的時候,可以用協會的名義從一開始就參與政策的擬定。

為何鯊魚哥會選擇澎湖為長期抗戰的地點呢?一切的根源來自2017年他第一次踏上南方四島國家公園潛水,為期三天的潛水過程他非常的感動,因為他形容這三天所看到的魚比他整年在台灣本島加總看到的還多,很難以想像這樣水下榮景還有辦法在台灣目睹。只是這片彈丸般的水域,僅依靠島澳七七葉生弘與蕭再泉小隊長在前線奮鬥,缺乏更多的實質支持,甚為可惜,於是這樣的想法就在他的心裡種下。

鯊魚哥 澎湖南方四島
美麗的澎湖,讓鯊魚哥決定投入更多心力來守護這片海

在召開澎湖協作會議的時候,其實他也很充分的體悟到推動海洋議題的艱辛,譬如當保育人士在溝通種源庫與外溢效益的概念時,其他利害關係人卻是想著這些漁獲的產值。當大家在討論究竟國家公園內是否可以捕撈時,便出現中央與地方法條不明、海洋權責機關分散的現況,於是不同的利害關係人便去選擇對自己有利的解釋方式,不僅讓執法單位莫衷一是,更讓逐漸崩壞的水下生態少去得以喘息的空間。

1990年4月22日,一段記錄了澎湖漁民獵捕宰殺海豚的影片,從美國播向全世界,血腥的畫面震撼了世人。澎湖沙港的漁民一時之間成為全世界指責的焦點,而在殺豚事件曝光四個月之後,國際壓力由四面八方而來,台灣在國際保育團體的壓力下,終於正式立法,將鯨豚類動物列入「保育類動物」之列,開啟了台灣海洋保育之路。2018年5月21日澎湖鬼蝠魟事件透過網路直播撼動人心,隔日農委會漁業署署長黃鴻燕火速表示,鬼蝠魟因常被誤捕,在海洋委員會列為保育類野生動物之前,漁業署先依據漁業法公告漁民禁捕鬼蝠魟,最快同年8月上路!台灣自詡為海洋國家,但不僅民眾與海洋距離遙遠,連政府與科學研究也缺乏海洋思維,我們或許不需要更多的網路鍵盤手,而是需要更多像鯊魚哥這樣以實際行動來投入海洋行動的實踐者,你想加入他的行列嗎?

衍伸連結:

This post was created with our nice and easy submission form. Create your post!

Contributor

Written by 海編Spark

潛進台灣、BlueTrend 創辦人
望海巷灣、小琉球潛水地圖計畫 發起人
Crowdbidding自己的海洋自己競價 發起人
追求一個理想『讓人民重新認識海、進而愛上海』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Loading…

0

Comments

0 comments

蘭嶼 潛水

『潛進台灣』踏上台灣的最後一片淨土 — 蘭嶼 人之島

張樵仁 Joe 綠島微距

當音樂遇上水攝,找尋綠島400多種海蛞蝓的創作挑戰 — 張樵仁 Jo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