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當音樂遇上水攝,找尋綠島400多種海蛞蝓的創作挑戰 — 張樵仁 Joe

用音樂家的浪漫個性,探尋海蛞蝓的秘密

海蛞蝓,是潛水員甫進入水下攝影領域,大部分人會首先鎖定的拍攝生物,因為其動作緩慢容易掌握,加上各種繽紛的顏色,更讓潛水員們為之瘋狂。但海蛞蝓種類之多、型態之多變,卻讓潛水員們僅知道這些小生物就叫海蛞蝓,卻不了解他們的生態與習性,只好想辦法碰運氣的在水下期待與他們相遇。但在綠島,有一位海蛞蝓達人,他不僅可以告訴你哪種海蛞蝓會在於何處出沒,包含他們出現的季節以及時間都是瞭若指掌,更對綠島水域他所發現高達400多種海蛞蝓如數家珍,就讓我們來看看屬於張樵仁 Joe的海蛞蝓故事吧。

張樵仁 Joe 綠島微距
Bornella anguilla2

以前是一位音樂人的他,過著擁抱一把吉他就是擁有全世界的浪漫生活,曾經參與過花蓮縣府跨年晚會籌辦、擔任過中國好聲音區域初賽的評審,甚至是大陸台灣寶島城音樂村的音樂總監,他回憶過往在台灣做音樂產業其實滿好獲利,但在2012年之後越來越多新的競爭者出線,壓縮到既有的商業模式,迫於現實考量的他也只好轉換跑道,暫時放棄那個可以讓他體悟人生的生活調劑。

海洋的認識,要從2008年開始談起,從小就是一個生物控的他,對於生物總是充滿好奇,曾經養過400多隻大蘭多蜘蛛,就是想要近距離觀察他們的生態。那時剛好家裡養了一缸海水魚,一位前輩就告訴他可以讓他見識到更大缸更豐富的水族,就在那位前輩的帶領之下,開始了他完全沒有理論基礎的潛水活動,還記得第一次下水,前輩直接硬拉著他下潛,那時候的他不僅對潛水裝備不熟悉,連最基本的耳壓問題也無法克服,但儘管耳朵隱隱作痛,但還是被眼前的美麗水下景緻所深深吸引。

爾後2010在啟蒙教練阿禧教練的指導下,Joe正式取得開放水域潛水員的證照。也因為庫達潛水何誌忠的推薦,讓他與綠島結緣,更因為這樣而認識了飛魚潛水俞教練,俞教練的生態課程讓他對水下生物有了更全面的認識,還記得Joe人生第一本海蛞蝓圖鑑就是由俞教練推薦購入,從此他便迷上這多彩的神秘生物-海蛞蝓。

當學會潛水之後,也跟大部分的潛水員一樣,想幫水下所見的美麗生物留下紀錄,於是便一腳踏進水下攝影的無底洞。當時潛水資訊比較封閉,水下攝影的相關資訊更是屈指可數,每次添購相機或水攝裝備如果遇到不合用,就棄置一邊不再去嘗試,更被大家戲稱為被坑的『坑王』。根據他自己的概算,前後累積約花費超過100萬台幣在水下攝影的相關器材上。

但這樣的狀況,就在2015年認識香港Bubble Scuba的梁董事長之後就開始改變了。某次在Bubble Scuba官網做產品諮詢時,恰巧梁董事長正在電腦彼端回應他的提問,就這樣開啟了Joe與梁董事長之間的橋樑。在他們一來一往的線上聊天中,他們針對每一張照片的燈位、構圖進行熱烈的討論,甚至在不久之後梁董事長親自飛抵台灣花蓮與Joe促膝長談,相談甚歡之下便把Bubble Scuba的台灣代理權委由Joe全權負責,只是在這樣的合作有一個大前提,梁董事希望Joe可以持續把水下拍攝的技術向上提升到另外一個層次,因為這樣就是對Bubble Scuba產品最大的行銷曝光。除了Bubble Scuba的梁董事長之外,他也很感謝 SDI/TDI 的李世明總監不藏私的與他分享水攝市場的生態與經營想法,讓他對於水攝市場有更完整的輪廓。

張樵仁 Joe 綠島微距
現在是Bubblescuba與AOI的台灣總代理,希望分享更經濟與方便的拍攝工具

於是Joe開始加入了很多水攝群組,包含大陸的UWPIXEL微信群,藉由一次又一次的不恥下問,來了解大師們拍攝每一張精彩相片背後的燈位與構圖,逐漸累積自己的拍照技術。他對於海蛞蝓的執著也是異於常人,到目前為止他已收集五本海蛞蝓相關的原文圖鑑,但因為拍攝海蛞蝓種類太多,如果書本上無法找尋到正確資料,他也會透過網路社群來詢問,甚至直接聯繫台灣張晏瑋博士或全球海蛞蝓權威Richard Willan來得到更多關於海蛞蝓的相關知識。

以前他是隨著每一個音符的悸動與不同樂器間的碰撞來表達情感,現在他把這樣的創作精神延續到攝影,適合器材的選用就有如挑選樂器,不同燈位、構圖、相機參數就有如各種音符的搭配,他認為水下攝影也是另一種藝術的表現,訓練自己如何透過照片來傳達最單純的感動。海蛞蝓多彩的特色,加上微距常用的黑背拍攝手法,恰巧可以充分表現將攝影與音樂創作融合的課題。

張樵仁 Joe 綠島微距
Cyerce elegans

你以為Joe的能力只是看到圖片便知道該種海蛞蝓的名稱嗎?現在他可以明確告訴你哪些季節可以看到哪些海蛞蝓、某些海蛞蝓只有晚上12點之後才會出沒、某些海蛞蝓會出現某些地形上,所以他算是少數在台灣可以接受『點餐』的微距導潛。

在拍攝方式上,他也盡量不去影響海蛞蝓的既有習性,而是利用海蛞蝓的負趨光性,以手電筒來引導海蛞蝓爬到最適合拍攝的鏡頭角度,以便拍下一張又一張美麗的照片。每一種海蛞蝓的生命週期都不一樣,有的生命短則數週、有的長達2年,因此他很珍惜每次看到海蛞蝓的時候,有可能你現在按下快門的那一剎那,就是這一隻海蛞蝓留在這世界唯一的一張照片。

找海蛞蝓需要考量季節、時間、棲地、甚至是行為(覓食、交配),不然每次看到都只能勉強稱作幸運,這就是你有沒有花時間、心力投入的差異。

張樵仁 Joe 綠島微距
Placida sp.

隨著潛水風氣越來越盛行,更多的年輕人選擇以潛水教練為職業,在潛水市場相當競爭的綠島長期觀察下來,Joe也點出台灣現在潛水產業的不足之處,最後的一塊拼圖便是導潛的專業度。如果你僅能提供安全的導潛服務或課程發照,那你就會被迫面臨赤裸裸的價格競爭,但如果你可以從中發現屬於自己的定位,便能逐漸區隔出一塊屬於自己的藍海市場。

有幸成為Bubble Scuba的台灣代理商,Joe也從不吝分享自己對於海蛞蝓的拍攝經驗,不管是大至DRT潛水展的公開分享,小至一對一的個人交流,他都希望可以讓大家感受到自己對於海蛞蝓的熱情,如果有人發現自己未曾發現過的品種,對他而言就是最開心的回饋。

在一個小小的綠島,他曾經拍攝過370多種已可以辨識學名的海蛞蝓,更有60多種尚無法辨識或鑑定過的品種,對於他而言,音樂在他人生的前半段帶給他豐沛的生命體悟,現在則由多彩的海蛞蝓繼續延續他既有的音樂家浪漫性格。

張樵仁 Joe 綠島微距
Stiliger ornatus

 

衍伸閱讀:

This post was created with our nice and easy submission form. Create your post!

Advocate

Written by 海編Spark

潛進台灣、BlueTrend 創辦人
望海巷灣、小琉球潛水地圖計畫 發起人
Crowdbidding自己的海洋自己競價 發起人
追求一個理想『讓人民重新認識海、進而愛上海』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Loading…

0

Comments

0 comments

鯊魚哥 澎湖南方四島

素人也可以喚起的海洋運動 — 吳祖祥 鯊魚哥

別傻了!其實把垃圾丟進垃圾桶,就是傷害地球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