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潛水安全不容妥協,潛水員的守護者-看守人Lookout

低調但重要的潛水安全看守人

海編說:相信很多人都會被朋友詢問潛水究竟是否安全,其實潛水就是一連串的SOP流程,只要遵照指示來完成一定相當安全的戶外休閒。雖然說外國的月亮沒有一定比較圓,但我們藉由了解澳洲潛水過程中相當重視的看守者Lookout制度,相信一定可以大幅提升台灣未來的潛水活動安全。

我的前幾篇文章都在討論澳洲的潛旅和生活,這篇文章想要從不同的角度看看潛水活動。

還記得在學Open water課程(開放水域潛水課程)時,看著影片中的外國人,背景是字正腔圓的解說,其中一段告訴我們在跳下水或是出水面的時候記得比一個OK的手勢,讓船上的船員知道你很OK。以前上課的時候都會乖乖照做,後來我大部分的潛水都在馬來西亞,也都是小艘船的船潛,久了就覺得反正應該沒有人在看,便漸漸忽略這個小動作,直到我開始在澳洲船上工作才發現這個手勢的重要性……。

在船上工作時,會有一位船員被指派當看守人(Lookout),在船的頂樓站哨。剛開始上船工作時是澳洲的冬天,我一直覺得當看守人的工作好輕鬆,不用頂著寒冷的天氣上下水,只要在船上看著大家,等潛水員們回到船上,所以基本上那些打氣瓶的工作也不太需要做,也不用和乘客噓寒問暖或是負著要帶導潛的責任,但是在船長跟我們說明看守人的重要性之後,我就對這個職位大大地改觀。

能見度好的時候可以清楚看到潛水員的身影

有一次我在站哨時,我和一位沒有下水的乘客聊了起來,大概聊了兩分鐘之後,船長看到我便很嚴厲地制止我和乘客繼續聊,同時也請乘客不要再和我聊天。

在這艘船上最重要的人不是我,也不是船上的主管,而是看守人。看守人是潛水員安全的第一道防線,如果潛水員出事了,第一個要負起責任的人就是看守人,再來才是船長

船長很嚴肅的這樣告訴我,並且告知我要每一分多鐘就要繞一圈船,看看潛水員的狀況。後來在潛水活動結束之後,船長再度找我談論了一下關於他對於看守人的重視,「我曾經遇過潛水員真的在看守員的眼皮底下還是出事,並沒有救回來,這個對當時站哨的人來說會是很大的心理陰影,所以每次在新的船員進來的時候,如果他沒有辦法做好看守人的工作的話,即使是再怎麼優秀的人,我寧願不讓他上我的船,因為萬一潛水意外發生的話,對於潛水員和看守人本身都是很大的傷害。」

何謂看守人Lookout

在船上站哨的時候,我們必須穿戴墨鏡、明顯的背心、戴著防曬或是防寒的衣物然後隨身帶著望遠鏡、無線電以及哨子,每一分多鐘就要繞一圈船,就算不是再靠近珊瑚礁的一邊也要時刻注意,因為潛水員有時候會在你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現。

如果遇到迷路的潛水員,要首先用哨子吸引潛水員的注意,詢問潛水員的狀況,然後觀察潛水員的狀態,如果潛水員沒有示意ok或觀察五分鐘之後發現潛水員並沒有往回游,看到他們越來越累或是看起來海流太強的時候就得用無線電通知在裝備區的船員,讓船員開小船去接。

diving safety Lookout in Australia 澳洲潛水 看守人
身為一位專業看守人的標準配備

在實習的過程中我參與了幾次的演習,其中,潛伴失散和水面無意識潛水員這兩種演習和看守人有最直接的關係。

通常潛伴失散的潛水員依照正常程序會在水下試著找潛伴不超過一分鐘,找不到的話會上升到水面會合,但是很多人不知道萬一潛伴沒有在水面上的話的程序。如果上升到水面之後發現自己的潛伴沒有在水面上,這時候應該要告知看守人你的潛伴失散,此時看守人會用無線電通知船員,等待主管下搜救指令之後所有船員會開始準備搜救以及準備急救設備。

當潛伴失散發生時,看守人更要聚精會神地找走散的潛伴,我在Mike ball當志工時剛好遇到他們做潛伴失散的演習,船長扮演走散的潛水員,船長和其中一個教練開始去潛水,然後無預警地教練會上升告訴船員船長走散了,當時主管派了一位船員水下搜救(該教練有獨立潛水的證書)、一位浮潛搜救、一位小艇船員,其他待在船上的船員要幫忙看守人找失散潛水員的泡泡,最後我們在距離船不遠的地方找到頑皮的船長。

我在實習的時候做過一次印象很深刻的水面無意識潛水員的演習,當時船長告訴我們會做演習,但並未告訴我們是當天的第幾潛(在船宿船上的話一天會有五潛)。我一如往常地在船頂站哨,大概過了潛水活動一半的時間時我發現在船頭躺了一個潛水員,我馬上意識到這是演習,於是用了無線電通知裝備區的教練們,沒想到我的無線電剛好自己關了機,趕快重開之後順利地繼續水面無意識潛水員的救援程序,站在船頂的我必須幫助開小艇的人指引無意識潛水員的方向、匯報救援情況給船上的主管和船長,同時因為潛水活動的時間並未結束,我必須繼續看守其他還在潛水的潛水員。那一次演習過後,船長會和我們一起檢視哪裡出了問題,他告訴我我花了太久的時間(2分多鐘)通知裝備區有無意識潛水員,可見看守人的重要性。

在夜潛當看守人時,會看到每一組潛水員的位置,而且清楚的知道水底下可能發生什麼事,潛水員手電筒的光源會穿過水層在水面上呈現光暈,從船頂朝著水面看的時候會很像看著一幅油畫,如果看到瘋狂旋轉的手電筒光源,就知道“喔喔!有人找不到潛伴”;看到藍色UV燈和一般夜潛燈交會在一起就知道“啊!有人不聽話闖入螢光夜潛群”,如果剛好船停在平常不會去的潛點,偶而會出現夜間迷路需要接回來的潛水員,通常在夜潛時放哨容易很多,因為看的到潛水員的位置,通常大家的潛水方式也會更加保守,不過一旦出現問題也會特別緊繃。

夜潛完正要回船上的潛水員

看守人通常也是第一個看到,或是體驗到天氣狀況的人。幾周前天氣很差,熱帶氣旋襲擊我們船附近的區域,當時天氣還沒完全變糟之前還是讓潛水員下水了,不過潛到一半時風速開始到達30節,我頂著大雨和颶風繼續站哨,好幾次站都站不穩,但我還是很敬業地不斷繞著船走動,船長看到我被風推著走,在船長室裡看著我笑得很開心。

diving safety Lookout in Australia 澳洲潛水 看守人
即將襲來的狂風暴雨

當一名看守人工作內容雖然簡易,但是責任重大!

下次潛水看到守護你的看守人時記得給他一個大大的ok吧。

衍伸連結:

This post was created with our nice and easy submission form. Create your post!

Participant

Written by Jen

新加坡當膩放射師跑到澳洲考潛水教練,
在船宿船上睡睡醒醒還很會暈船的女子。
IG:jen_inthe_sea

Story MakerYears Of Membership

【跟著年輕船長愛上帆船】用航行的視角,重新認識台灣 – 台灣東北角(上)

澳洲大堡礁潛水膩了? 來去墨爾本與海龍、海豹同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