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染新冠肺炎(COVID-19),即使痊癒你還能從事潛水嗎?

請愛護身體,做好防疫作業

本篇文章翻譯自 New Advice Cautions Against Rushed Return to Diving for Coronavirus Patients

一篇文章在4月15日時由德國雜誌 German magazine Wetnotes 發表,裡面提到了潛水員在感染新冠肺炎之後可能會面臨的問題[1]。

文章作者是Frank Hartig博士,目前在奧地利的大學任職資深顧問以及新冠肺炎危機應對員,本身也是為一位水肺潛水員。在這篇文章中,他列舉了一些新冠肺炎可能給潛水員帶來的影響。

目前所知關於新冠肺炎已經引發在許多國家大量感染的冠狀病毒。

這個新冠病毒的全名為SARS-CoV-2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徵冠狀病毒,像這樣的病毒主要會攻擊肺部,產生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徵。雖然研究長期的肺部癒後對一個新的病毒來說好像言之過早,但是就目前的例子來看已經能看到一些新冠肺炎對身體的一些負面影響,例如肺部傷害,像是肺炎或是急性呼吸窘迫症候群(ARDS) [3] 這些已經被目前的研究廣泛證實。除了肺部以外,新冠病毒也會攻擊其他器官,像是心臟,然而這些心臟的損傷可能一直要到做了詳細的心臟檢查才會被發現。

即使目前人們對新冠肺癌還有很多要探討的部分,但在潛水的領域裡面,我們可以確定的是心血管系統異常對潛水員在潛水造成的影響可以是非常嚴重的,甚至死亡。

新冠肺炎 武漢病毒 可否潛水攝影師:Pia,連結:Pexels

在文中提到了有六位參與研究的活躍潛水員。這些潛水員都是在感染新冠肺炎之後送到醫院救治並且在復原後確認體內沒有病毒出院。這些病人在幾週後又再度回到醫院做了健康狀況的檢查,外表上看起來每一位都很健康,但是報告裡卻顯現出了一些問題。

這些病人的第一次檢查是在復原後的五到六周,六位潛水員中裡面有兩位在壓力下表現缺氧的情況,這和典型的肺部分流(persistent pulmonary shunt)的症狀;另外兩位在運動的情況下支氣管有過度反應的表現,這和運動後性氣喘一樣。六位病人中有四位的電腦斷層影像可以看到顯著的肺部變化,在第一次的檢查後沒有一位潛水員的身體狀況被准許可以下水。

運動性氣喘是潛水的禁忌症,另外肺部分流也是,以外行話來解釋肺部分流的話是指血液在通過肺部的時候,無法順利獲取足夠的氧氣,導致身體缺氧,通常這樣的情況發生在肺裡面有液體,或是因為肺炎、肺積水造成的[2]。而以上這些情況都早已列為潛水員的死亡主因之一。

目前這個階段來說,有關新冠肺炎對病人長期影響是需要再加以研究和討論的,但是在Hartig博士的文章裡面建議感染過新冠肺炎的潛水員們,即便在復原後看起來很健康,都應該要在再次做完整的健康檢查之前避免再度潛水,尤其是年輕的患者,他們對新冠肺炎的恢復力相對快,所以可能會想在恢復後趕快去潛水而忽略了身體的狀況。

心得:

我是在潛水的網站看到這篇期刊分享的,於是便決定翻譯出去讓大家也可以稍微有所警惕,文章看下來我並不覺得需要特別恐慌,可以等待更進一步的詳細研究。另外考過潛水員證照的大家都應該知道,如果身體有過重大變化時都應該要先再次諮詢過專業醫師,做過全面的檢查之後再下水,新冠肺炎的狀況也不例外!

雖然上面只是翻譯文,但除了原文的德文文章以外,我也找了一些跟新冠肺炎或是內容相關的研究報告和文章,大家可以點進去做進一步的閱讀。

Participant

Written by Jen

新加坡當膩放射師跑到澳洲考潛水教練,
在船宿船上睡睡醒醒還很會暈船的女子。
IG:jen_inthe_sea

Story MakerYears Of Membership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Loading…

0
Discovery頻道 海洋守護者 保羅沃森 向一生為海洋保育奔走的鬥士 Paul Waston

史上最狂、最神勇海洋保育鬥士 — 保羅沃森 與獵捕船隊硬碰硬 以肉身擋船涉險境!

馬來西亞 仙本那 西巴丹 潛水

前進世界十大潛點西巴丹的前哨戰-馬來西亞仙本那(Semporna)吃喝玩樂一把抓